待君归ˇ

挺早的图了

【黑遍全联盟】让我们灌醉新杰

寻欢: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未妨惆怅 
人物ooc严重 辣鸡文笔
总结一句就是一个黄默韩泪的故事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惹到强迫症患者 永远不要


在这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国家队的选手们齐齐坐在了会议桌旁。
除了张新杰。


“人都来齐了吗来齐了吗来齐了吗!”
黄少天按下了电灯的开关,啪的一声,瞬间整个会议室灯火通明,刺眼的光瞎了众人迷蒙的眼睛。


“你快说,求求你。”唐昊捂住了刺痛的双眼,“我真的很想睡觉。”


“好好好我说我说我说。是这样的,在这个美妙的夜晚,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欢聚一堂……”


“说重点……”


“我来说吧。”喻文州的脸已经栽到了桌子上,只有抱着脖颈的的右手证明了他还苟延残喘着,没有像对面的孙翔一样已经死在了靠椅上。


“嗯,少天举办了一次计划,他想要……”
“把张新杰灌醉。”


王杰希拿起红茶刚抿一口想要提神醒脑,瞬间这句话让他清醒。
他一口红茶哽在喉咙。
叶修拖着腮帮子,一只手赶紧伸过去给他顺顺,像给猫顺毛,同时上下眼皮进行最后的挣扎。
“不是我说你。”他打了个哈欠,“你这个计划的难度,不亚于让韩文清看言情小说,让周泽楷举办讲座。”


“所以才需要试一试啊!像张新杰这种作息规律天天带着个无框眼镜装斯文扣子规规矩矩从下摆扣到领口表情肃穆庄严一丝不苟吃饭米粒都要按颗数的人类其实内心都是狂放不羁的……”
“唯有酒精,才能放飞他真实的自我。”


国家队的日常其实并不是很繁忙,反而相较国内更加惬意闲适,来这里大家都带着顺便来旅游的态度。所以他们经常折腾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来,发源者多半是黄少天。比如组团玩狼人杀结果第一个死的多半是孙翔打赌隔壁的女选手会穿什么样的裙子猜错了的扇耳光一星期过去张佳乐的脸肿的像是氢气球等等低级趣味落入俗套但让他们乐此不疲的游戏。


黄少天一定是太闲了。他们想。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为这个计划再一次地躁动起来,为此感到兴奋和
却而隐隐地不安。


“所以我们明天试试看吧。队长肖时钦叶修你们不是最心脏嘛,说说看怎么搞他?”黄少天无比亢奋地抬起头。


怎么搞他……
全员陷入沉默。


最后的决定是叶修和苏沐橙楚云秀一同想到的一个极为老土的办法——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罚酒。


黄少天给了他们一个质疑中掺和着鄙视的眼神,“低级趣味,落入俗套。”
“首先,你这个计划原本的性质就是低级趣味落入俗套的。”叶修吐了一口烟圈。
苏沐橙一甩辫子:“哼,你不懂。明天看着。”


第二天所有成员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围成一圈坐在大厅,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
然而人的眼睛总是欺骗自己,事情的真相暗藏杀机。
张新杰的眼镜片一晃一晃,闪着看起来洞悉一切的光,但其实他处于危难之中而不自知。
喻文州肖时钦行云流水地洗着牌,看起来神态自若,其实内心在暗暗地觉得自己真他妈衣冠禽兽道貌岸然。但是他们的心已经足够黑足够脏了,所以不介意再深入一点。
苏沐橙和楚云秀勾肩搭背叽叽喳喳说的热火朝天,看起来是在聊哪部偶像剧男主角,但其实在策划着一会如何用一百种花式问题对张新杰进行人性深处的拷问。
黄少天和张佳乐拿着两罐果酒。桌子上的DV机和爆米花出卖了他们打算看戏喜闻乐见的心情。


要说心脏病,其实人人都可以有。


果然在这群心脏病患者的天罗地网下,张新杰中招了。
张新杰很郁闷,他满以为第一个中招的会是幸运值E神张佳乐。
点儿背。


“真心话,大冒险,你选哪个?”
张新杰伸手拿过一张纸牌:“大冒险吧。”
其实他对于这种游戏一向不大感兴趣,又不想扫他们的性。
然而在他看到纸牌的那一瞬间,脸瞬间如同微草的墙壁一样绿。


“大冒险:打电话给韩文清,对他说下列语句——”


“我想拥你入怀感受你的燥热和温度触碰着你的肌肤抚摸你虚幻而却又真实的肉体紧紧相依翻云覆雨如火如荼如狼似虎抱着你吻着你舔舐你的唇齿之间……”


“……我能换一个吗?”
一向从容冷静的张新杰的鼻尖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镜片上是蒸腾的雾气。


“那就换一个吧,真心话,怎么样?”楚云秀笑眯眯地递过另一摞纸牌。
张新杰看着她洋溢着迷之热情的笑容,嘴角勾起的弧度却充满了诡异。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
抽出。


“……”
张新杰很绝望。


“真心话:说出你最喜欢的一条内裤,并详细介绍它的款式,材质,大小,价钱,质量,性能等主要信息。”


张新杰从眼镜盒里掏出叠的四四方方棱角分明的眼镜布,擦完眼镜后,又鬼使神差地拿去擦额头上的汗。
这怕是被吓傻了。


“愿赌服输哦。”两个小妞笑的眉眼弯弯,像两只坏心眼儿的小狐狸。
“除非……”


“除非什么?”
张新杰仿佛看到了生的曙光照耀大地。
“除非你喝下这瓶酒。”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立刻端出那瓶果酒。
张新杰一挑眉毛。
作为严律守己的张副队,一名谨慎优秀的电竞选手,他是滴酒不沾的。


然而想到韩文清的钱包脸在自己眼前无限地放大,又想到自己最喜欢的那条内裤即将公然于众过了两天没准淘宝上就有了九块九包邮的同款——
他毅然决然地拿起了酒瓶。
人生充满趣味挑战以及无穷无尽新打击,何不一同策马奔腾放飞自我嘿嘿嘿?
张新杰一饮而尽。


众人惊呆。
莫非这人是个隐藏性的千杯不倒……
啊,失策了。


张新杰依旧神志清醒,目光如炬一一迎上众人亮晶晶的眼睛。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三秒钟后。


“咚”的巨大撞击声吓得张佳乐的爆米花撒了一地,一转头,发现张新杰已经不负众望地醉了,只是一头栽到了桌子上。
“我靠他还真是作息规律安分守己啊醉了都不发酒疯居然睡觉。”
黄少天有点失望。他还等着张新杰喝醉以后做出什么惊为天人的事情,比如夜夜吟歌唱通宵达旦唱威风堂堂群魔乱舞大跳极乐净土等等。


张佳乐却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他不会睡的。”
他走过去,拉开张新杰白衬衫的衣扣看了看电子表:“嗯,还有三十七分钟二十一秒。”


果然,三秒钟后。


张新杰死而复生。
他突然高高扬起脑袋,白皙的额头上明显有一块巨大的撞击所致的红肿。
神情迷蒙。眼神涣散。
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
一看就知道醉的厉害。


太好了,有戏看了。
黄少天兴奋地抢过张佳乐的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囊囊像只储粮的小仓鼠。


“我是……不会睡的!”
他拉开白衬衫的衣扣看了看电子表——
“还有三十七分钟十六秒。”


他拿起桌子上剩下的一瓶果酒,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对黄少天说:“要不要我给你奶一下?”
黄少天嘴里的爆米花立刻飞沙走石。
“我不要奶我不要奶,你你你去问那个!”他顺手指了指叶修。
“我们不要牧师。”叶修瘫倒在沙发里顺口说。
他又走向叶修身边的王杰希:“你们要不要牧师?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下奶。”
王杰希一脸懵逼地抬起头:“我们有牧师了。”


真他妈·感天动地·霸图好牧师。


然而霸图好牧师张新杰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人嫌弃的地步。
他干脆席地而坐开始耍脾气:“哼,你们都不要牧师。只有韩队要我。”
于是气势汹汹地从外套里拿出手机,要拨打韩文清的电话。


“我靠,你可千万别!!”张佳乐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扑过去摁住了张新杰的手。
“副队,我们要牧师,我们真的需要牧师。我们不能没有牧师。我们急需一个奶妈给我们奶一口。”


张新杰的情绪稳定了以后,他乖乖躺在了沙发上,没什么过激反应。
“早知道不把他灌醉了,一言不合找韩队,这算什么事儿啊。”唐昊顺手牵羊了一颗爆米花,再拿起桌子上的果酒。“这好喝吗,看起来度数也不是很高啊。”


突然陷在沙发里的张新杰跳起来抢过他的果酒:“不准喝!”
唐昊一脸懵逼。
“这是垃圾,要丢到垃圾桶里。”张新杰推了推要滑落到鼻梁下的眼睛,十二分的认真。


然后,做了一个惊为天人的动作——
一整瓶果酒,直接抛过去,撒在了孙翔的身上。
“啊!我靠,张新杰你干什么!”


“可惜没有垃圾桶,就只能扔到厕所里了。”
一脸人畜无害。


黄少天爆发出巨大的笑声,笑到手里忠实记录着画面的DV机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你是翔成精了吧!”


“去你妈!”孙翔暴跳如雷,“厕所……我呸,垃圾桶就在你前面!”


塑料垃圾桶安然的摆放在张新杰的脚边。
张新杰一愣,把空酒瓶直直地丢了进去。
“啊,在这里啊。”


“好了不要闹了,唐昊你陪孙翔去一下垃圾桶……呃,厕所,洗一下,不然久了果酒洗不干净的。”
喻文州拍拍孙翔以示安抚,但听得出他的声音里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拍着孙翔的手都在轻轻抖动。


唐昊拉着要和张新杰决一死战的孙翔走了。


回来时他们就看见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披头散发的苏沐橙在靠椅上绝望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原本漂亮的盘花小辫散得没了形。
而张新杰拿着她的小梳子,站在苏沐橙的身后,梳子齿轮狠狠摩擦头皮,发出尖锐的哀嚎。


唐昊和孙翔露出疑问且惊惧的目光。


“是这样的,沐橙妹子不是绑了两个小辫子吗,结果因为长度有点不对称,大约差了两厘米吧。所以……”
苏沐橙神情悲凉地仰着俏丽的小脸,让强迫症重度患者张新杰给自己绑一个完美新发型。
五分钟后。
一个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光亮光亮一丝不苟直冲云霄的马尾辫出现在了苏沐橙的脑袋上。


众人震惊。
张新杰站到一侧推了推眼镜,仔细地观察着头发是否居中,发丝是否整齐,完毕后满意地拍了拍手。


接着他目光回转,凛冽如刀锋,望向了窝在一旁的叶修。
叶修感到了被支配的恐惧。
他开始徒劳地往角落里缩瑟。


原来,还能有统治叶修的怪物。
那个怪物名叫,喝醉以后的张新杰。


叶修不是个有偶像包袱的人,对于造型什么的从来不是很在意。
反正自己又不抛头露面。
但是……
这个神他妈的乖乖顺在眉眼之上的一刀平是什么鬼?
如果现在有一把直尺,叶修可以把它放在自己的新发型底下,就可以清晰地看见,每根头发超过的间距,长度,不大于二点五毫米。


叶修懊恼地捂住了脸。
这他妈的还叫我怎么见人。
二十八岁一大老爷们儿,顶着个乖顺的一刀平,指尖夹着烟,脸上的表情是参透了世间百态,通练了人间冷暖。


然而接下来喻文州也没能幸免。
当张新杰搬来小板凳在他面前端坐下开始仔细端详并打量着自己的中分时,他就知道,该来的,终究逃不掉。
索性嘴角勾起泰然自若的微笑,从容地坐着,视死如归。


“左边……比右边……少三十五根。”
喻文州试图看清自己的前额,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拼命盯着张新杰手头上的那一绺发丝,看的有些对眼儿,脑壳生疼。
一阵微风撩过。
“……散了。重来。”
喻文州的脖颈开始隐隐泛酸,神经感受到一阵一阵轻微的抽痛。


二十分钟过去了。
喻文州依旧坐在椅子上。
只是脸上再无从容的微笑,神情也不在自持,而是充分透露着一句话——
老子脾气真好,操你妈。


黄少天扛着DV机的胳膊已经累到抽筋了。
他不敢说话,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众人屏气凝神。


王杰希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拉了拉张新杰:“好了张副队,喻队的头发已经很整齐了……”


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声音不大但莫名地听起来如雷贯耳,并且在整个空荡的大厅久久回旋。
王杰希瞪着他那只幸存的左眼,捂住了自己的右半边脸。


“走开!你这不对称的家伙。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这他妈能怪我吗……
王杰希流下了两行宽度不同的热泪。
他感到左脸传来炙烤般的滚烫。
一摸,肿了。


“嗯,现在一样大了。”
张新杰称心如意地点了点头。


众人后悔了,彻底地后悔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他们一定要回到昨夜,把黄少天的“我们一起灌醉张新杰探索他狂放不羁的内心世界”这种自寻死路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终于喻文州的中分根根分明利落分布均匀的时候,众人长舒了一口气。
噩梦终于要结束了么……
不。


张新杰在使这个房间的一切都对称了以后,不依不饶的再一次拨通了电话。
屏幕上的“韩队”二字给了他们极大的视觉冲击,刺痛了他们的眼。


“喂?新杰?这么晚还不睡?”
“队长……我……”


众人不约而同心照不宣地一同沉默。
安静的房间只有韩文清和张新杰因为醉酒而略微错乱的声音徐徐回荡。


“我……”


“我想拥你入怀感受你的燥热和温度触碰着你的肌肤抚摸你虚幻而却又真实的肉体紧紧相依翻云覆雨如火如荼如狼似虎抱着你吻着你舔舐你的唇齿之间……”


韩文清:?????

楚云秀:!!!!!

其他人:………………


电话那头沉默。
过了五秒后。
韩文清咳了咳:“新杰,你喝醉了?”
“我没有,我没有醉。”
“你喝醉了。”韩文清的声线突然变得微微低缓而温柔,让所有人头皮一麻。


韩文清的温柔,是理性的幻灭和惨剧接踵而至的前兆。


“把电话给叶修。”


叶修劈手接过电话,然后飞快的摁下了红色的挂断键。


“好了,我们这会儿都死了。”


“你怎么能挂我电话?”
“你喝醉了快去睡觉!”
“我没有喝醉,我不要睡觉,我要找韩文清,我要和他说话!”
再一次重复拨号的动作。


阻止他!
众人达成共识,一同扑上去。


飞出去的张佳乐不忘带上自己的爆米花结果被黄少天的一个大巴掌子突然关心甩飞撒到了孙翔的脑袋后者不明就里愤怒回头当即和扑上前的唐昊互相尝试了对方口水的余味唐昊吓得一把甩开对方的口水不小心呼上了李轩的脸李轩万分恐惧地跳起来屁股极富弹性地把往前钻的方锐顶了回去然后连锁反应如同多米诺骨牌噼里啪啦最后离张新杰最近的叶修等人通通四仰八叉倒在了张新杰的身上于是手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飞了出去。
真·人间惨剧。


突然,底下传来一声轻微的,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喻文州伸手一捞,从人堆底下捞出了张新杰惨死的眼镜,镜腿的一边断掉了,然而还不甘心的藕断丝连苟延残喘着连着镜框。
“或许……拿胶水粘上还能用?”


结果另一边的镜腿被张新杰夺过惨死在他那双渴望掰正全世界的手中。
“咔吧”。
“好了,现在两边都对称了。”
“……”


飞出去的电话还是通了。
“喂?又怎么了?”


“韩队……我……”
“我最喜欢……”


“我最喜欢的内裤是一条尼龙内裤,灰色的,没有印有任何条纹。质地柔软穿着舒适,因为是和你在男士专用店买的,所以价格不算便宜,125元,会员卡打折后110元。尺寸大约是20cm,M码。”


韩文清:?????×9999

苏沐橙:!!!!!×9999

其他人:……………… ×9999


方锐关注的则是另一件事情。
“20cm……神他妈巨龙根……”


“我看见你的真诚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羡艳与渴望。”叶修慢悠悠地说。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在餐桌旁围成一圈,心照不宣一同沉默。
只有张新杰的位置空着。


二十分钟后。
张新杰的房门打开。
他扶着额头出来,没有镜片遮盖的双眼下是一片迷茫。


昨天。
张佳乐悄悄地把张新杰的眼镜,丢进了厕所。
毁尸灭迹。
喻文州把通话记录等等一并删除。
王杰希收拾事发后的现场。
黄少天等人选择沉默。


叶修则是和韩文清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沟通。


“不对……啊!老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没有图谋不轨想要趁他神志不清做奇怪的事情……他也没有对你图谋不轨——所有人都和我的刘海一样,是直的,是直的……”


这真是一个多彩缤纷极其充实的夜晚在这个夜晚众人感觉一座新世界的城的大门为他们敞开。
他们见到了愤怒的喻文州害羞的叶修温柔的韩文清沉默的黄少天暴躁的苏沐橙对称的王杰希等等tan90°系列。
还有不睡觉的张新杰。


比不睡觉的张新杰更可怕的,是醉了酒的张新杰。